切换到宽版
  • 264阅读
  • 0回复

辽宁一80多岁火车站要拆了?城市发展与老建筑保护如何平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仵丹彤
 

周口市网站优化

      新华社沈阳9月16日电(记者洪可润 丁非白)近日,辽宁省锦州市义县火车站即将拆除的消息在网上引发热议。在锦承铁路线上还有七八处同年代火车站正面临“改造”。这些老站现状如何?是否具有保留价值?城市发展和老建筑保护发生不一致,该如何抉择?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
      
      
      
      80多岁火车站将被拆除引发热议
      
      
      
      义县火车站坐落在锦承铁路和新义铁路交汇地,位于义县城内主要道路迎宾路的西段,隶属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阜新车务段管辖,现为三等站。
      
      
      
      日前,网友“惑在如何不惑间”发微称,“谁来救救辽宁义县火车站?义县火车站建于1921年,近百年的火车站,全国也不多了。”
      
      
      
      微发布后,迅速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不到一周,微转发已近万次。义县火车站该留还是该拆,网友各执己见。
      
      
      
      记者乘火车从沈阳前往这座位于辽西山区的小站。由水泥铺成的站台大部分已经破碎,由于地下通道潮湿,墙面上已经返潮。小站破败不堪,站房的房顶是木结构,黄色的墙面上盘着一团一团的电线,房顶“义县”二字由繁体写成,褪色的字体上部分笔画已经脱落。走进候车室,近百平方米的室内放置了80个座位,墙上挂着6个大风扇,水泥地上已经磨出许多大坑。
      
      
      
      义县档案局资料显示,由义县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编写的义县志中记载,义县车站于1921年初在西关六里甸建成,当时规模较小,设施简单,仅有西式建筑1所。民国26年(1937年)10月,义县车站由西关六里甸迁至县城南(现址),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
      
      
      
      是留还是拆?
      
      
      
      义县铁路建设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赵福军说,义县新火车站正在建设中,投入使用前还需进行铁路转线工程,在新火车站投入使用后,还将存在一段两站并行使用的时期,短时间内义县火车站不会拆除。此外,相关部门还对网民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回应。
      
      
      
      ——义县火车站为何没有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名录?义县文物局局长王飞说,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过程中,义县也曾经向负责锦州地区文物普查的工作队推荐义县火车站。近现代文物的认定一般需要反映重大历史事件,因此工作队根据国家文物法规,没有将义县火车站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名录。
      
      
      
      ——义县火车站为何要拆除?记者从义县政府了解到,按照中国铁路总公司批准的锦阜高铁路扩能改造工程义县段设计方案,在现站址南移约500米处建立新站址,取消现火车站。封闭原军民路向西通行的前杨道口,县城向西南方向通行的道路改为沿迎宾路下穿铁路向西通行。跨越铁路的方案为修建两个各14.5米宽、净空高5米的框构通行,为此需拆除火车站站房。
      
      
      
      老火车站是拆还是留?义县政府也对此进行了反复的探讨。2017年5月23日,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辽西指挥部带领设计单位人员与县政府进行对接,县政府提出能否保留现火车站站房这一历史遗迹作为城市展馆。设计单位的替代方案为,受现火车站周边建筑的影响,只能在现火车站的西南角向西打通一个8米至9米宽的框构通道。也就是说,在老火车站门前,4条车道于此汇集通向铁路西。如果保留老火车站,将仅能通过一条8、9米宽的小路通向铁路西侧,除了交通拥堵外,还将带来一系列交通安全隐患。
      
      
      
      5月26日,县政府召开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代表座谈会,经过充分讨论,一致同意将迎宾路直接延伸至铁路西,拆除现有的火车站站房。
      
      
      
      老车站承载的“历史密码”保护与城市建设如何双赢
      
      
      
      一方面是城市的发展空间问题,一方面是几代义县人的记忆和它所承载的历史,拆与不拆都是难题。
      
      
      
      最早在微上发布这条消息的网友“惑在如何不惑间”说,“车站建筑反映出当年的建筑审美、建筑理念。它承载着义县老百姓几代人的记忆。直接拆除,太可惜。”
      
      
      
      沈阳建筑大学教授陈伯超也表示:“部分老旧建筑虽然不是文物,但它们承载着特定历史时期的历史风貌。对老旧建筑的拆除,我们要慎之又慎,一旦拆除就难以复原,建议相关部门对它的价值进行评估。”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思宁说:“老建筑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过去。义县火车站面临的问题,应该引起思考。对于那些没有列入文物,但确属有历史的老建筑,是拆还是留,宜广泛听取专家、公众的意见,努力实现发展与保护的平衡。”
      
      
      
      对此,锦州市政府在官方微回应称,对于未来是否拆除,政府部门将广泛征求民意和详细论证,不会轻易进行拆除处理,请社会放心。
      
      
      
      记者从义县政府获悉,义县政府还将持续等待上级相关部门通知及专家论证,在广泛征求民意的基础上形成决策。
      
      
      
      义县火车站的命运如何?记者将持续进行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 邱丽芳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