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3阅读
  • 0回复

书缘未尽,醒木犹在  大师,走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柯创苟
 

{url}

      
      
      
      一句开场,一声铿锵。伴着他沧桑、沙哑的嗓音,英雄豪杰、绿林好汉、乱世枭雄都浮现在听众眼前。
      
      
      
      11日下午,评书大师单田芳因病逝世,享年84岁。在他身后,留下的是6000余小时长的广播和电视评书,以及“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的美名。
      
      
      
      15日上午,单田芳生前好友、弟子以及众多评书爱好者来到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送单老最后一程,很多人眼含热泪,甚至失声痛哭。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赵亮一早就守在告别厅门口。他7岁时就听过先生的作品白眉大侠,“那种宽厚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一下子就把我抓住了”。
      
      
      
      单田芳沙哑的烟嗓十分特别。在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的年代,他在电波中惟妙惟肖的演绎,成了大众最喜爱的娱乐。那句“且听下回分解”,更是很多听众日复一日的期盼。
      
      
      

      
      
      
      单田芳出生于曲艺世家,从小就接受曲艺文化的熏陶。为了弄明白传统评书中“哪些是虚构加工,哪些是史实”,他曾到东北大学函授学习历史。
      
      
      
      “大量的阅读积累让先生的说书比较严谨,即兴表演和多抖包袱则让文字变得更为活灵活现。”在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看来,单田芳通过自己的演绎,将书面语言变成了评书的口头语言,“这是非常艰苦的创作过程”。
      
      
      
      靠着经年的勤奋积累,单田芳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他让隋唐演义三侠五义等传统评书焕发出新的生机,也通过演绎贺龙传奇羊神等作品不断拓宽评书的道路。
      
      
      
      “评书是融入了先生的生命的。得益于他的努力,评书艺术在当代依旧保持了生命力。”赵亮说,先生在晚年还在不断寻求评书与市场的契合点,尝试将评书与动漫和影视相结合。
      
      
      
      76岁,单田芳把自传言归正传讲成了评书;81岁,他推出了自己的全新作品千山传奇;就在逝世前4天,他的微仍然积极和评书爱好者互动……迄今打开某广播类APP,他的白眉大侠播放量逾3亿。
      
      
      
      “父亲走时唯一的遗憾,是自己还有几部长书没有录完,这个遗憾也寄托着父亲多年以来对评书艺术传承、发展的忧虑。”单田芳的女儿单慧莉在致广大听众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作为子女和单派评书的传承人,我们更应该不遗余力地把单派评书传承下去,把忠义节烈的故事讲述下去。父亲的微也将由我持续更新,作为和听众朋友交流、互动和传承单派评书艺术的平台延续下去。”
      
      
      

      
      连日来,“从此再无单田芳”的惋惜声不绝于耳……
      
      
      
      崔凯说:“在悼念先生的时候,我们更应该想到将来,培养更多说书艺术的传承人,让他们像单先生这样,扎根在人民群众的心里。”
      
      
      
      佳作永在,长书未完。送别的人群中,有人手捧鲜花,有人手持单老的照片,还有人提着收音机,一遍遍地播放着单老的评书。那熟悉的声音依然洪亮,久久回响。
      
      
      
      一生以声动人的先生走得并不是无声无息。连日来,很多电台推出了特别剪辑的单田芳评书专辑。
      
      
      
      “在大街小巷、滚滚车流中,先生的声音还会带着时代的气息,常伴耳畔。”赵亮说。
      
      记者王鹏、白瀛、施雨岑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