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阅读
  • 0回复

三十而立|“枫桥经验”何去何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务嘉美
 

燃气报警器厂家

      三十而立
      
      “枫桥经验”何去何从?
      
      都说三十而立,然而,“枫桥经验”在步入而立之年时,却进入了迷惘时期。此时,改造“四类分子”的历史使命早已经结束,中国正步入市场经济时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以教育和改造“四类分子”而闻名的“枫桥经验”何去何从?
      
      就地化解矛盾与依法办事相违背?
      
      早在1979年,国家就颁布了刑法刑事诉讼法,全社会都提倡依法办事。就地化解矛盾的“枫桥经验”在许多人看来,与依法办事是相违背的。一时间,“枫桥经验”是否还有用?越来越多的人感到迷惘。
      
      敢于改革、善于改革的枫桥在改革开放中总是先行一步。改革早走一步,矛盾纠纷也早到一步。实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新矛盾越来越多。在农村,农户间出现了争水、争生产工具、争晒场的现象。这些矛盾凸显出来以后,亟需基层干部去解决。
      
      1979年5月,公安部调查组走访了枫桥的大部分乡村之后,在公安工作简报发表新形势下如何做好农村治保工作一文,枫桥领导干部和群众认识到,随着党的工作重心的转移,应及时把“枫桥经验”的着力点放到维护社会治安上。
      
      70岁的骆银泉,当时是钟瑛村(现在属钟山村)党支部书记。他说:“改革开放后,村民生活条件改善了,大家纷纷开始造房子,左邻右舍矛盾增多,那时,要钱(交税)、要命(计划生育)、要粮(农民种了田不肯交),新矛盾不断出现,特别是建房矛盾十分突出,左邻右舍关系十分复杂,这些矛盾都要村干部调解,解决。”
      
      “那时,治保主任、调解主任特别忙,主要就是用‘枫桥经验’解决村民间的矛盾。我是支部书记,还兼治保副主任,管理治保安全问题。”骆银泉说。他因为坚持用“枫桥经验”解决实际问题,成为全国公安保卫战线英雄模范,荣立过三等功。
      
      “当时很大一部分人尤其是学术界的人认为,‘枫桥经验’主要是就地化解矛盾,这与依法办事相违背,任何事情都要靠法律途径解决。这些人没有很好地解读‘两法’,他们也不了解基层实际情况。实际上,触犯刑法有标准,轻微的违法行为也可以用‘枫桥经验’进行调解。从枫桥农村实际情况来看,大量的矛盾还是要靠‘枫桥经验’来化解,靠基层、靠群众解决。”“枫桥经验”研究会会长陈善平说,“不管外界如何变化,枫桥的干部群众心中有底,始终没有放弃过‘枫桥经验’。
      
      驻扎两个月专题调研“枫桥经验”
      
      随着国家对县一级机构改革的开始,许多人只知机械地依法办事,面对新的矛盾,显得力不从心、无所适从,不能针对实际问题解决情况。
      
      绍兴市、诸暨县公安系统中有三四名公安干部,自1986-1989年每年都到枫桥调研。他们发现枫桥的基层干部注重实际情况,能解决好实际问题。这些干警认为,“枫桥经验”在枫桥没有中断过,在新的历史时期能解决新的矛盾。
      
      这些干警将自己的调研文章在省公安机关的报刊上发表,引起了时任绍兴市委常委、政法、公安局长傅缨的重视。他向市委汇报:“要总结新形势下的‘枫桥经验’。”
      
      1990年2月19日,傅缨带领10人组成的调研组到达枫桥新雅旅社。走村入户进行调研,驻扎2个月。断断续续调研了一年时间。
      

      
      调研形成的典型材料集中反映了当时枫桥人民如何利用“枫桥经验”,管好治安,处理矛盾,教育人、改造人、就地化解矛盾。
      
      改革开放以来,企业的自主权逐步扩大,特别是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实施后,有权对违法违纪的职工作出处分直至开除辞退。
      
      在新形势下企业还要不要做教育人、改造人的工作?如何运用好国家赋予的权力?这是每个企业面临的新课题。当时的枫桥区粮管所对有违法犯罪行为的职工,不轻易开除辞退,而是留在单位想方设法进行教育。
      
      枫桥区粮管所职工钱某,1982年参加工作,起初表现还不错,曾被评为先进生产者。1986年,他的心思开始不在工作上了,有一次盘存时,他经管的粮油商品短少,价值100多元,领导通知他到所里说明原因。他感到难以交账,就卖掉自行车、收音机出走了。
      
      22天后,在同事的劝导下,钱某才回到单位。按企业职工奖惩条例规定,对连续旷工15天以上者,可作辞退处理。但当时粮管所为了挽救这个年轻人,对其只作了行政记大过处分。
      
      1987年社会上刮起全民经商风,钱某的心思又活了起来,他认为靠几块死工资讨不进老婆成不了家,想做生意赚大钱。他先后两次把公款借给别人做生意,后又干脆挪用销货款,自己跑厦门贩香烟。不料香烟带到金华时被没收,钞票赚不到反而蚀本1700元,借给别人的公款一时也收不回。问题暴露后他故伎重演再次出走。当时主管单位明确指示将其除名。
      
      对这个人怎么办?推出去,单位少了个包袱,社会却多了个祸害;找回来,社会少一份不安定因素,当时的粮管所领导却要承担很大的压力和责任。粮管所在绍兴日报上刊登了寻人启事,失踪两个多月的钱某终于回来了。经过职工代表会议讨论,给他“开除公职,留用察看两月”的处理,到所属粮油加工车间当工人。
      
      粮管所领导同加工车间每个班组长都谈了话,还要求不要歧视他。粮管所领导还专程去钱某的家中,与他的父母商量如何配合挽救他,他的父母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后来,钱某成了先进工作者。
      
      真帮真教的“枫桥经验”又一次结出了善果。这些化解矛盾的好办法和小故事,直到现在还在枫桥流传。
      
      白天调研,晚上整理材料,调研组的人都很认真,感觉肩上担子重。
      
      1990年3月,中央召开十三届六中全会,全会作出“加强党和人民群众联系”的决定。听到这一消息后,调研组人员兴奋极了,大家认为,坚持、调研“枫桥经验”,没有错!
      
      那天晚上,调研组人员在一起,反复学习、讨论这一决定。这个决定中说:“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党脱离了群众,这种现象是很危险的。”这几句话深深打动了大家的心。
      
      而立之年遇上新华社记者
      
      “枫桥经验”在三十而立的时候,当地来了一位新华社记者。正是这位新华社记者,通过内参的形式,让中央领导知道了新形势下的“枫桥经验”的作用。此后,“枫桥经验”再次成为中国化解矛盾的典型。多年来,枫桥一直流传着机场追截新华社记者皮德义的故事。
      
      当年,“枫桥经验”调研组调研得正酣的时候,调研组从省公安厅获得一个信息,新华社记者皮德义在温洲采访后,将从杭州坐飞机回北京。调研组负责人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由新华社记者将“枫桥经验”的新做法介绍出去,就会有更多的人知晓“枫桥经验”。
      
      调研组立刻派了两名干部赶到机场,向皮德义介绍了调研情况。与此同时,调研组组织人员赶写调研报告。
      

      
      两名干部把皮德义请到枫桥,走进调研组入住的雅旅社,详细听取报告一个多小时。调研组还将整理好的材料送给皮德义,希望皮德义回去再详细看看材料,并将皮德义送到机场。
      
      5月初,皮德义的依靠群众 依法办事 就地解决 诸暨市枫桥区坚持依靠群众抓治安的报道在国内动态清样中刊登,6月13日在内参选编刊登。先后受到5位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批示。
      
      很快,浙江省委发了信息通报绍兴重新总结枫桥经验,中央政法委接着发表简报浙江重新总结枫桥经验,由此“枫桥经验”再次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1993年,省公安厅、诸暨市委联合召开“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枫桥经验’30周年”会议。在这之后形成惯例每5年纪念一次,这是个不断总结、深化、发展“枫桥经验”的过程。
      

      
      今年77岁的皮德义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新矛盾层出不穷,基层矛盾很多很突出。如何解决这些矛盾?法治社会依法办事,要有人民配合才行。“枫桥经验”的内涵之一是矛盾不上交,这有利于国家稳定,有利用加强干部与群众的关系。
      
      “实际上,来枫桥前,当时的省李泽民也向我介绍‘枫桥经验’的情况。我到枫桥后,很耐心地倾听,感觉这个调研材料写得好,这是枫桥对全国人民作出的贡献。”皮德义说。
      
      皮德义的内参究竟写了啥?
      

      
      皮德义介绍了枫桥经验的做法:依靠群众,运用各种方法,就地解决治安纠纷,基本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全区建立了乡镇综合治理办公室,负责调解重大的治安纠纷,指导村治保会和调解会调解一般性治安纠纷。开展“三防”竞赛活动,努力把纠纷解决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三防”,即防民间纠纷发生,防民间纠纷引起的非正常死亡,防民事纠纷转化为刑事案件。这一活动大大激发了治保、调解干部的积极性,使1986年以来全区的141起可能转化的纠纷得以及时制止和解决。他们还建立了一些制度和规范,保证矛盾不上交。对容易发生纠纷的宅基、水利等问题,做好预防工作,避免纠纷的发生或扩大。他们采取了三条措施:一是宅基地实行乡长一支笔审批,严格把关;二是实行驻村干部负责制;三是审批做到“四公开”(建房指标、申请户申请内容、村里批文、乡政府批文公开)、“三到场”(村乡土管组看地基、挖地基、地基填平后验收都要到场)、“一监督”(聘请人民代表为监督员)。同时抓住因审批把关不严造成纠纷的反面典型,通报全区,扣发有关责任者的奖金。
      
      采取这些措施后,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依靠群众,做好违法人员的帮教工作。依靠群众,加强公共复杂场所的治安管理。依靠群众,强化社会防范机制。枫桥区十分重视青少年的教育工作和企业安全保卫工作,并列入厂长、经理责任制中,与生产同步抓。
      
      皮德义用大量的数据证明了“枫桥经验”对当时的全国有着指导和示范作用。
      
      整顿治安,从长远看,教育人、改造人是更重要和更根本的方面。在三十而立的迷惘期,“枫桥经验”再一次在新的历史时期找到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在矛盾层出不穷的时代,“枫桥经验”再次探索出新的“三帮三延伸”方法,进一步丰富了“枫桥经验”的内容。
      
      浙江天平 原创发布
      
      综合绍兴晚报、人民法院报
      
      长按二维码加入“浙江天平”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