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暖闻|山西一村支书守卫长城数十年,曾被村民戏称为“疯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祈承嗣
 

凯特琳洗衣

      在山西忻州市偏关县万家寨镇老牛湾村党支部书记吕成贵眼中,老牛湾,是长城与黄河第一次“握手”的地方。从中学时期开始,吕成贵就受到父亲影响,沿着家乡偏关县周边的古老边墙徒步行走。100多公里的路程,自己带着干粮,一边行走一边看着古老的边墙。
      
      2002年,吕成贵开始自费对长城进行研究。从嘉峪关一直到辽宁丹东的虎山长城,一路考察看碑结记录文字,访问当地村民、老百姓、尤其是长者。2003年,他结合自己的调研结果,提出要在老牛湾打造“长城文化、黄河文化、边塞文化”,同时还拟定了一份二、三千字的“长城保护方案”,其中包含老牛湾旅游开发的设想。
      
      老牛湾村老魏农家乐店主魏先生对澎湃新闻(.thepaper)说,这一区域的黄河文化和长城文化越来越多被宣传,村里游客慢慢多了起来。在他眼中,吕成贵“人挺好的,平时总是让我们保护长城,保护黄河。”他说,自吕成贵当村支书后,村里开始发展农家乐。现在自己的农家乐生意从一年中的清明节做到国庆节,短短小半年时间里,能赚10余万元。
      
      多年来,也有村民不理解,曾笑称吕成贵保护长城、宣扬长城文化的行为是“神经病、疯子”,妻子也会笑他是“吕疯子”。吕成贵不争论,只会一点点告诉老牛湾村民,古老边墙是历史遗留下的文物,每破坏、消失一点,就等于失去一笔财富。
      
      2008年10月20日,吕成贵当选老牛湾村党支部书记兼任村主任。在自己担任老牛湾村党支部书记之后,截至2016年,他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老牛湾村民年人均收入从1730元提升到1.3万元以上。
      
      提及对长城和家乡的情缘,吕成贵12月5日晚告诉澎湃新闻,“儿不嫌母丑,我是偏关人,家乡的感情要我必须奉献。”
      
      对话
      
      澎湃新闻
      
      :当初是怎么走上保护长城这条路的?
      
      吕成贵
      
      :最早是在我中学时期,大概1982年的时候,开始有了保护长城的意识。因为我从小就是在长城边长大的,当时我父亲也是个村干部,他跟我说这个边墙是明朝和清朝的边界。我一开始不理解,没有意识到城墙背后的历史。后来我才知道边墙就是古城墙,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需要传承下去,它有丰富的中华文化内涵。所以我从中学开始就关注长城,学习古建筑背后的历史。
      
      我们这个村,整个老牛湾6.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都有边墙。当时老牛湾的村民认为这只是一个古墙,周围的同学都不理解我,说我是神经病。
      
      澎湃新闻
      
      :为什会说是神经病?
      
      吕成贵
      
      :因为周围的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说要保护边墙。他们没有意识要去保护,当时在他们眼中,这就是被自然毁坏的烂泥土墙,要保护干什么?而且对现在没有任何用处。我让他们保护,他们反骂我“神经病”“吕疯子”。
      
      澎湃新闻
      
      :您都做了哪些工作来保护长城?
      
      吕成贵
      
      : 1984年我读中学的时候,就带着干粮,在偏关县周边的古城墙上徒步行走考察,走了100多公里。2002年我开始对长城进行研究,从嘉峪关开始一直到辽宁丹东的虎山长城,一路考察碑结记录文字,访问当地村民,尤其是长者。
      
      有些人不懂边墙,不知道边墙的历史,我得告诉他们:这个边墙是国家级的文物,一定不能破坏。一块儿砖、一块儿土坚决不能动。跟他们说这边墙每破坏、消失一点,就等于失去一笔财富。因为这是古人留下来的资本,这也是让偏关致富的资本。 还要跟老百姓讲文物保护法,告诉大家破坏边墙就是触犯了法律。
      
      澎湃新闻:
      
      在保护长城的过程中,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吕成贵
      
      :哎呀,最难的在说服老百姓上。他们说这都几百年啦,人家没保护,你要保护干啥?老百姓哪有保护意识。我沿途走一路讲一路,劝说他们。
      
      澎湃新闻
      
      :在您眼中,长城文化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
      
      吕成贵
      
      :长城是我们祖祖辈辈的一个标志。比如说,这块儿碑结是谁建的,为什么要建,一定要发现背后的东西。还有这个长城、哪个年代,具体谁管辖的一定要弄清楚,这样就把中国的历史搞清楚了。
      
      在我眼中,长城文化第一它代表的是中国古老的军事文化和农耕文化,这是一种差异化;第二是汉族文化和游牧文化的分界线;第三种它代表了一种风俗习惯。对老百姓来说,长城可能寄托了一种思念,但对整个中华民族来说,长城就是民族的脊梁。
      
      澎湃新闻
      
      :您在任职村支书期间,老牛湾发生了哪些变化?
      
      吕成贵
      
      :这变化大了。2008年12月20日我当选村支书兼村长,之后我调研过当时村民的年人均收入,只有1730元,2016年我再去调研时,村民年人均收入已经13000元了。
      
      还有2012年,韩国的全罗北道跟咱们老牛湾达成协助关系,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了解。2013年我们也和台湾的一个地方达成协议,还有近几年,村里的马拉松比赛,都是老牛湾旅游发展之后开始做起来的。
      
      澎湃新闻
      
      :村民的人均收入如何一点点提上去的?
      
      吕成贵
      
      :首要就是改变村民的思路,提出让有条件的村民搞农家乐。2010年的时候,我带着他们到北京延庆、怀柔、延庆、昌平去学习技术,学习皇城根儿脚下怎么能发展旅游。他们觉得还是做得不够,只有让老百姓去外地学习,让他们走出去看看别人是怎么做好的,他们才能理解怎么赚钱,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在哪里。
      
      澎湃新闻
      
      :您现在对于长城有着什么样的感情?
      
      吕成贵
      
      :我真的感觉它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有一首歌词这样唱“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飘飘。”对于老牛湾来说,我一直觉得中国文化应该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生活文化,咱们要生活,这就是老百姓的饮食起居;还有一种就是长城文化,要保护咱们的饮食起居。有一句说“儿不嫌母丑。”我是偏关人,家乡的感情要我必须奉献。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