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从小到大 P2P合规检查尚未结束 监管担心两类平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邰冬卉
 

国内冷藏车

      “当我们在平台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合规工作进展时,阅读量总会暴增,现在应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受关注。”谈到合规检查话题,作为北京一家中型P2P平台的高管,吴芸如是说道。
      
      12月已至,离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中规定的“合规检查应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近在咫尺,合规检查是否能按期完成,当前检查情况如何?这也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话题,经济观察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一些网贷平台以了解最新的检查进展。
      
      合规检查或延期
      
      “禁止将合规检查的情况用作对外传播,这是现阶段监管方面反复强调的。”吴芸告诉记者,平台已于10月底完成了由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北京互金协会”)组织的自律检查,下一轮检查的时间和具体情况目前暂未接到通知。
      
      此前的8月,行业深陷流动性及投资人信任危机,全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通知以及108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检查问题清单,网贷平台备案再迎实质性进展。
      
      按照通知,监管将合规检查总体分成三个步骤:机构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机构自查方面,北京这边要求平台最晚10月15日以前上传自查材料。”吴芸说。
      
      自律检查主要是由各省(区、市、计划单列市)网贷整治办督促并指定一家地方性互联网金融协会或相关机构对辖内机构开展。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下称“中国互金协会”)对网贷会员实施全覆盖自律检查。而行政核查主要是各省(区、市、计划单列市)网贷整治办在机构自查和自律检查的基础上,择机就报告内容及数据的真实性等进行行政核查。
      
      全国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办在通知中强调,合规检查应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机构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的具体进度可由各地因地制宜,稳妥安排。
      
      就北京网贷平台合规检查情况来看,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家P2P平台处了解到,目前由北京互金协会牵头的自律检查正在进行,检查路径是从小平台到大平台。
      
      据吴芸透露,北京互金协会检查小组的现场检查非常严格,都是实地在平台检查几天。“比如找一个从来没有注册过我们平台的用户,从注册到借款等流程全部走一遍,检查组人员盯着走完全流程。”“现场检查内容基本都是围绕全国网贷整治办108条和中国互金协会119条检查问题清单。”北京一名头部P2P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每轮检查牵头方不同,但是实际检查中,很多内容都是放在一起。而且如果检查组认为该平台某一方面还需进行详细说明,那平台还需提供更为详细的补充材料。
      
      记者从部分P2P平台处了解到,此轮检查尚未对其覆盖,预计目前完成此轮自律检查的平台数量在40-50家左右。而已经完成北京互金协会现场检查的平台,均在等待下一轮检查。“接下来不知道是由中国互金协会牵头的自律检查,还是协会与北京金融局共同牵头的检查。”吴芸说。
      
      吴芸告诉记者,这轮需要调查的平台还有不少,若按照目前的进度,北京P2P平台合规检查在12月31日前恐难完成。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12月7日,北京市正常运营的P2P平台为343家。
      
      记者注意到,合规检查时间段或将拉长的情况并非只存在于北京。包括上海、杭州、广州等地,合规检查第一步虽然均已“迈出”,但多家P2P平台反映均在等待下一步的检查。
      
      有互金行业资深从业者直言,对于P2P网贷的合规检查,监管总体原则是张弛有度,保证检查质量,对于进度或不再硬性规定时间,而是把重点放在检查的细致深入上。
      
      “这一轮检查更像是‘摸底’平台情况,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感觉和后续是否能够备案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北京一家小型P2P平台的负责人刘宇对记者表示。
      
      待收余额规模成清退标准?
      
      与合规检查进展同样受到关注的,还有存量平台的清退标准。
      
      最近,P2P行业圈内流传着一则消息“北京将清退待收规模5000万元内的小平台,杭州、上海等地将以1亿为红线清退小平台”。不过,是否以待收余额作为清退指标,目前来看,监管尚无定论。
      
      杭州某中型P2P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确实有部分待收余额在1亿元以下的平台收到了这个通知,但是杭州不同区域目前推进的情况不一样。“有的小平台其实在资产、运营等方面合规工作做得比较不错,所以我们也正在接触这部分平台,看看能否进行一个合作,实现用户转化。”上述P2P平台负责人说。
      
      “基本上也能看出监管思路,主要还是担心两类平台:一种是规模特别大的,待收达到几百亿元;一种是规模小、盈利难的,这部分平台主要采取劝退或者吸收合并。先从容易处理的开始,然后可能再逐步提高合规检查的门槛。”上述北京某头部P2P平台工作人员直言,吸收合并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谁都不愿意去“接盘”,会不会出现风险转嫁也是未知。“其实我们觉得以规模作为统一清退的唯一标准可能性不大。实际上,平台要完全符合108条的规定非常难,108条就可以作为清退一些中小平台的门槛。”刘宇说。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目前P2P行业加速分化,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前十大平台的余额占比已超过40?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出借人用脚投票,小平台日益边缘化,对行业的影响和贡献日益萎缩,通过备案后的“牌照”价值成为不少平台存续下去的指望,监管应该也是注意到了这种情况。
      
      据融360网贷评级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在提交自查报告的全国网贷平台中,待还余额规模超过300亿元的网贷平台有6家,100-300亿元的网贷平台有19家,50-100亿元的网贷平台数有17家,10-50亿元的网贷平台有64家,1-10亿元的网贷平台数为198家。待还余额在5000万以上的平台数达到了358家。“从上述数据以及目前行业发展的情况来看,待还余额10亿元很可能会成为监管划定清退线的标准之一。”上述互金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并不是要“一刀切”,但是小平台要想在“寒冬”中活下来,确实很难。
      
      值得注意的是,自6、7月份以来的行业流动性危机已有所缓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P2P行业是逐渐回暖的。虽然规模承压,但近几个月的交易量和活跃度都有所回升。”刘宇表示。“未来P2P行业如何管、参照什么来管、怎么管才有效,这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厘清。”薛洪言表示,这些问题的结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P2P平台在金融体系内的地位和价值,也会反过来影响最终通过备案的平台数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芸、刘宇为化名)
      
      经济观察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