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94阅读
  • 0回复

马上评 | 不是不能接受90后县长,公众无非是要信息公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文胀拥
 

娱乐注册


      
      近日,29岁的江西省九江银行湖口支行女行长杨沁因挂职九江市湖口县副县长,引发舆论关注。除了“90后”的年龄,她没上过高中、未接受全日制本科教育的经历,同样遭到了质疑。
      
      根据报道中湖口县委相关负责人的回应,九江银行14名各县(市、区)支行行长挂任政府副县长,是九江市委的决定。如果这一情况属实,相关任命又符合法律和政策要求,杨沁担任挂职的副县长似乎顺理成章。但是,不到30岁就当上了县级支行的行长,相比很多同龄人而言,可能是步入了“快车道”。目前,九江银行表示已成立调查组,期待调查结果能真正还原事件的真相。
      
      近年来,很多年轻的领导干部在任命公示时,屡屡引发舆情。一方面,这体现了社会监督的力量不断加强,不合理的任命有机会在第一时间得到纠正,例如,去年西安高新控股违规任用80后董事长、90后董事以后,4名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被问责;另一方面,公众情绪的敏感点集中于年龄、学历等显著指标,也说明社会监督的深度还有加大的空间。
      
      领导干部任命,有工作年限的要求,也有学历的要求。今年3月,中央发布了修订后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其中规定:提任县处级领导职务的,应当具有五年以上工龄和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一般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其中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一般应当具有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90后行长杨沁已经工作10年,无论是担任挂职的副县长,还是在银行系统内担任县级支行行长,并不违反上述规定。
      
      其实,公众对领导干部年龄和学历的质疑,本质上是对能力的质疑。在一般人的认识里,县级支行的行长已经是地方上的“重要人物”,掌握不少权力和资源,其收入恐怕也位居当地收入金字塔的顶端,一名90后是否堪当大任?况且,一位没有接受过全日制本科教育的人担任这一职位,也违背了人们对学历的习惯性认知。
      
      当然,这些判断和质疑都是经验性的。有社会常识与经验,当然也有破格和特例。比如,尽管杨沁的学历不耀眼,但其从基层柜员成长的经历,以及积累了10年的工作经验,已经和公众对“90后”的印象不尽一致。而基层银行系统恰恰对工作人员的经验和人脉有着更高的需求。
      
      现实中,有许多高学历、高起点担任领导干部的实例,比如一些名校士生毕业后通过选调担任县处级领导干部,这是地方政府期望士的创新思维能够带动当地科技、教育等事业的发展。这些现象说明,经验、能力、年龄、学历都是衡量干部任命是否科学的标准,不可偏废。
      
      当然,许多干部任命的公示不缺干部年龄、过往职务、工作年限等信息的罗列,但很难对其能力进行详细描述。也应注意到,任命职位的工作内容和要求也很重要。比如,同样是副县长,来自金融系统的挂职副县长,和承担重要领域具体分管任务的副县长,显然有很大的区别。再比如,拥有10年工作经验的90后可能还有不少,为什么选择了她?如果对其经历有更详细的描述,公众的疑惑或许能够被打消不少。
      
      诸多年轻干部任命的教训告诉人们,与其在舆情发酵以后被动地回应,不如将信息公开进一步落到实处。目前,第一批90后已经走向而立之年,他们终究要挑起社会的大梁,在各行各业担任核心岗位。不能接受90后担任副县长、副处长、副院长、教授的社会心态,显然不可取。
      
      不管调查的最后结果为何,公众关心官员年龄和学历,都不是没事找事的“抬杠”,也不是出于某种酸葡萄心理,而是出于对自身权利和公共利益的应有关心。同时,应充分反思干部任命的公示如何优化,不让任用公示成为走过场,从而让舆论监督发挥的作用更准确。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