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87阅读
  • 0回复

央行原行长周小川这样“解读”中国,提到应对贸易摩擦有两个治本方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修凌香
 

配资论坛


      
      “2019陆家嘴论坛”6月13日~6月14日在上海举行。6月14日,在全体大会五“全球经济增长新视野下的中国金融开放”上,央行原行长周小川与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Paul ROMER进行了一场对话。
      
      以下是对话现场原文分享(以下由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应对贸易摩擦有两个治本方法
      
      周小川提到,贸易战没有赢家,贸易升级会给各方的GDP带来不同程度的收缩影响,“首先从宏观上来讲,增长放缓或者收缩会带来副作用,一般采取一些更为积极或者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种情况下,宏观政策的调整肯定会起到一定正面的作用。与此同时,这些宏观政策一般是总量政策,它的针对性很难直接补偿到那些因为贸易受到损失的出口者和进口者。”
      
      周小川表示,各个国家都一样。这些政策虽然有正面的作用,但针对性不可能太强,不可能对症下药。在短期宏观政策调整下,还是应该追求更治本的办法。
      
      在他看来,治本办法有两个:“一是通过贸易谈判,通过WTO改革要使搞错的贸易政策回归正常,这是对症下药。这件事也不见得特别乐观。二是对于中国来讲,对美国出口减少的部分要尽可能通过扩大销渠道出口到其他国家。”
      
      周小川认为,中国这方面的潜力很大。中国现在出口的产品质量相当不错,价格适中合理,全世界70多亿人口,还有很多地方可以销这些产品,“政策制定上要有一些鼓励出口多元化发展的进程,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减少3000亿,用两三年时间慢慢你可以找到新的出口市场,建立起新的出口市场。”
      
      不过,他也提醒,出口多元化以后,金融现象反过来对于汇率会产生一定的压力,“我认为一方面宏观政策要作出一些响应,另外一方面还要治本,贸易上出的问题还是要靠贸易上的办法来根本解决。这个解决过程当中,肯定对金融市场不同产品不同板块也会产生一些冲击。”
      
      避免贸易问题触发全球国家竞争性汇率贬值
      
      对于贸易摩擦对人民币汇率影响,周小川称,“贸易领域产生的问题有可能再度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出现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希望受到这种损失,往往造成的可能性就是汇率贬值,就容易再度出现像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的所谓竞争性贬值。”
      
      周小川介绍,G20国家曾经达成共识,大家要共同努力防止出现竞争性贬值,“我认为这是G20的工作机制中取得的一项很重要的成果。贸易战如果打起来,很容易再次出现汇率的变化,有可能过去达成防止竞争性贬值的共识会重新受到挑战。如果大家都靠竞争性贬值的话,整个世界的金融秩序也会混乱,大家都不会得到好处。”
      
      “现在有很多是市场参与者做出的反应,他们觉得受到损失了,需要作出调整。我希望这件事情一是随着贸易政策争取调整回正轨,这样信心可以得到恢复。二是G20大阪峰会马上要召开,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应该借这样的场合,重点研究这个问题,对全球金融市场给予一定稳定的信号。”周小川说。
      
      发展中国家科技进步无法被阻挡
      
      对于如何看待全球数字贸易和科技竞争加剧?周小川认为,应该理性看到,中国在某些方面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发达国家也不能根本阻止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科技进步,中国将来在有些方面可能会领先,有些方面也能创造出很多很有市场潜力的新科技和相关产品,这是阻挡不了的。”
      
      在他看来,是两类因素推动了科技发展。“一种科技发展是和科技投入相当有关系,包括人才培养、教育程度还有科研经费和研发经费,研发经费往往有很大的时间滞后,由研发经费吸引了人才,建立了实验室,买了实验室的设备,又经过多少年的积累最后形成研发产品。”
      
      周小川说到,在全球来讲,相当大一部分的技术是可以买卖的,使用权是可以买卖的,科研设备是可以买的,过去你没有实验室,你把这些设备都买来了,你就会雇佣很多科研人员,积累慢慢就起来了。而当前国家对于研发的投入以及对于研发税收的扣除等各方面的政策都做了相当大的改进,今后将会有越来越出多的成果。
      
      但也应该看到,一些科技领域的追赶,中国可能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更长时间积累;周小川说,“铁幕”其实最后不会有太大的结果,也不能根本阻止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科技进步。中国将来在有些方面可能会领先,有些方面也能创造出很多很有市场潜力的新科技和相关产品,这是阻挡不了的,“像贸易领域一样,如果大家合作形成的生产力是最有效率的,对大家都最有益。硬要割裂的话,都降低了大家的发展速度,提高了大家的成本。”
      
      中国金融需要巨大变革,人民币美元有互补性
      
      论坛现场,主持人提出,下一步中国价值链和中国制造可能要更多转移到新兴市场,人民币在其中又会扮演怎样的角色?当前大背景下人民币继续国际化和资本项目的开放可能面临一定的挑战和压力,如果人民币不国际化,整个贸易和价值链转移没有金融的承托,如何把握空间、应对挑战?
      
      对于这一问题,周小川的观点是,“中国金融是需要巨大的转变和改革,过去基础是集中型计划经济,那时候也没有真正的银行,后来我们先把银行体系建立起来了,我们没有直接融资的市场,特别是股权市场很薄弱,因此相当长一段时期里风险投资和支持科技发展的融资方面也都很缺乏。现在我们所有这些都是靠开放带来的,靠开放才知道怎么改,这是一点点的过程,所以开放对中国来讲是非常必要的,进一步的金融开放非常重要。 ”
      
      周小川说,“在中国,不管在银行市场、保险市场、资本市场中,外部资金或者外部机构所占的比例还非常低,所以有很大的潜力。对外开放过程当中,本币要从过去的估值扭曲、限制较多慢慢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兑换,这当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一定要注意当前世界资本市场有时候是有异常流动的,同时还要有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等这些必要的管理。”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发展过程中需要大家慢慢对人民币给予重视。“我个人理解人民币的使用和人民币下一步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补性,因为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是在美国,次贷危机在美国发生,美元波动了,流动性不足了,创造了机会大家就寻求使用人民币。”
      
      周小川回忆,次贷危机时,彼时出现的对于人民币的需求超出预料,“大家既然有需求,对于全球的贸易结算、贸易融资、对于邻国金融信心的稳定有好处,我们就推进。推进过程中,有的阶段美元或欧元表现非常好,有的阶段人民币表现好,这时市场参与者会觉得这挺好的,就有一个互补的过程。这时市场参与者会觉得这挺好的,就有一个互补的过程。 ”
      
      对于如何建设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周小川的建议是,当前电子化快速发展,金融业务中的很多业务不需要人聚集在一个城市,很多业务在哪个地方都能运作,所以这时需要看到,作为金融中心,需要看哪些事是需要大家聚到一起来做的。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