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李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纳兰性德改了几个字,意境完全不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鲁滨海
 

配资炒股公司

      我们之前读李煜的宋词,对于其中渗透的炙热情感有充分的感受。李煜后期的作品当中,多数是对于故国的怀念,对于曾经岁月的怀思,风格倾向于无限婉约,但其中不缺乏让人眼前一亮的诗句。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忆来何事最销魂,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
      

      

      
      纳兰性德用了大量的词句回忆往事,回忆之前和妻子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虽然此时的纳兰性德不过20多岁,给人的感觉他对于这份思念用尽了一生的力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逢从梦中醒来,“山枕檀痕涴”,心中情绪都是无限哀怨,无限悲情。
      

      
      在那个瞬间当中,纳兰性德感受到了妻子所有的美丽。这是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开端。是纳兰性德爱情激发的起点,也是他爱情的所有出口。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