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走出象牙塔,天津茱莉亚学院的老师们“组团出道”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0:29
外汇配资

      古典音乐是阳春白雪,音乐院校的老师平时更是藏身象牙塔,普罗大众鲜少有见到他们的机会,更不用说以团队的方式接近他们、认识他们、了解他们。
      
      天津茱莉亚学院打破常规,打开大门,不仅让教师团队以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的方式“组团出道”,还十分正式地发布了2019-2020音乐季,让老师们走出象牙塔,走到观众中间去表演。
      
      弦乐、木管、铜管、竖琴、打击乐、钢琴……天津茱莉亚学院目前有来自7个国家的21位常驻教师,其中19位在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另外2位其实也没闲着——教音乐理论的沈逸文会参与指挥,而教作曲的尼科洛·安森则会为乐团量身定制新曲。
      
      他们是茱莉亚最好的招牌,也是茱莉亚最好的门面。
      
      10月11日晚,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在天津大剧院举办了首场音乐会,刚出道,就让观众见识了学院派的演奏水平,更让观众看到了茱莉亚在选曲上的宽度。接下来,乐团还将转战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杭州大剧院、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共计上演15场音乐会,带来9套精心安排的曲目。未来,乐团还会走进台北、新竹、台南、高雄等地的专业院校,开音乐会、办大师课,在其他地区的演出计划也已经在路上。
      

      
      团员:他们不仅会教书,还很会演奏
      
      老师的主要责任是教学,天津茱莉亚学院为什么要成立乐团,还要让他们巡演?
      
      按照天津茱莉亚学院学术院长何为的说法,这是茱莉亚学院(纽约本部)一以贯之的传统。
      
      茱莉亚学院的大多数老师都是一流演奏家,既有钢琴家伊曼纽尔·艾克斯、小提琴家伊扎克·帕尔曼这样的独奏家,也有纽约爱乐乐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乐团各个声部的首席,还有不少职业室内乐组合的演奏家。
      
      1946年,著名的茱莉亚弦乐四重奏成立,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作为茱莉亚学院的旗舰演出团体,通过他们的巡演、大师课、录音,将茱莉亚学院最高水准的体验带到世界各地。
      
      筹备天津茱莉亚学院时,校方同样憧憬,将天津的常驻教师组成一支演出团体,把茱莉亚的办学理念传播到各地。
      
      因此在2017年全球招聘教师时,校方除了要求他们展示教学所具备的学术经历和教学经验,还特意在面试时增加了现场演奏这个环节。最终留下来的21位教师,既有屡获殊荣的独奏家,也有经历丰富的室内乐演奏专家,亦有各大乐团的资深首席,他们擅长教书,更是舞台上的能手。
      
      小提琴教师纪尧姆·苏特曾是伊萨伊四重奏的一员,能与天津茱莉亚学院的老师们一起排练、一起演出,对他来说是乐事一桩,“这是我们给未来学生最好的自我介绍。我传授给学生们的,都是在我舞台上或者录音时亲身确认过的经验,这些经验让我的教学方法不断进化和重建。同时,学生们也给我带来了技术和音乐上的挑战,给我带来了新鲜感,并刺激我不断创新。”
      
      单簧管教师周相宇是茱莉亚学院的嫡传弟子,因为求学期间组建过“PUFF! ”木管五重奏,他曾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毕业后更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单簧管副首席。在他看来,演出和教学都是对自身能力的一种印证,两者有着紧密的关系,并且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最有说服力。
      
      身为学术院长的何为同样是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的一员,专职小提琴。
      
      来天津之前,他是旧金山音乐学院的教授,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里,不管多忙,他始终保持着演出的状态,并且一直在进步。
      
      他把练琴和演奏看作“备课”,“我在练琴和演奏中的心得和提升,不断影响着我对小提琴演奏的认知,经常和高水平的演奏家合作,更不时为我注入灵感,不断提高着我对音乐的理解。这种自我提升和突破除了带来喜悦和满足,自然也会和我的教学融合在一起。”
      
      何为认为,老师们的一言一行都在通过不同的途径教导学生,这样的教导不只是课堂上那六十分钟,老师们重视和忽略的事情,其实都在给学生传递某种信息。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国外一所知名学校的室内乐项目,老师们会身体力行,参与室内乐的演出,学生们的室内乐音乐会,老师们也会到场为学生加油打气,整个学校的室内乐氛围因此相当好。
      
      前几年,何为每年都会回国,和旧金山交响乐团的刘韵杰、纽约爱乐乐团的涂强一道,以导师身份参与北京音乐学院的“青年艺术家培养计划”。来自各地的青年演奏家会组成乐团集训两周,而几位导师每天都会参与乐团排练,这给了学生很大的动力,大家的排练比平时认真了许多,演出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老师们如何处理工作中的琐事,如何处理演出时的压力,如何解决练琴时遇到的困难,都将潜移默化地成为我们教导学生的途径,也必定会对学生产生更为全面的影响。”何为总结。
      

      
      选曲:在故纸堆挖宝,也会委约新作
      
      除了一批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师,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让人耳目一新的,还有曲目编排。
      
      首个音乐季的15场音乐会,就有不少曲目是国内很少听到甚至是国内首演的,比如拉威尔为竖琴、长笛、单簧管和弦乐四重奏而作的降G大调引子与快板,马尔蒂努为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大管、圆号、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与低音提琴而作的第2九重奏。
      
      这些曲目都是为乐团现有的编制量身定制的。在小提琴老师纪尧姆·苏特、长笛老师盖尔盖伊·伊采什的帮助下,乐团成立了一个曲目策划团队,大家不光要考虑给每位老师展示的机会,还要考虑曲目的艺术高度,以及代表不同文化、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作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很棒的作品,但这些堪称经典的作品却不常得到演奏机会。”
      
      何为认为,主要原因是这些曲目需要的乐器编制不太寻常,基本没有职业的室内乐组合是这样的编制,而且,这些曲目对演奏家的要求极高,所需人数也比一般的室内乐组合多,很难找到一帮志同道合的音乐家凑在一起排练和演出,而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提供了一个得天独厚的平台,将这些曲目挖出来重见天日。
      
      这些作品不常演,不代表它们难以被观众接受。
      
      何为观察发现,对不熟悉古典音乐的观众来说,如果要在贝多芬的晚期弦乐四重奏或卡特的双重三重奏之间选,他们可能更容易欣赏后者,因为后者的音乐语言比前者更夸张、更形象,“所以我相信,只要是好作品,必定会给不同的观众提供不同程度、不同方式的享受和满足。”
      
      除了在故纸堆里挖宝,未来,乐团还会委约一些结合中国传统乐器和民间元素的新作。10月11日晚在天津大剧院的首场音乐会,乐团最后加演了一曲天津畅想,这首作品就是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向常驻教师沈逸文委约的,曲子里揉入了天津快板和当地民歌画扇面,让天津观众倍感亲切。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