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88阅读
  • 0回复

那年冬天,回荡着别离的笙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胹鳖
 


那年冬天,回荡着别离的笙箫
   
仔细观察会发觉新生儿在模仿你
  

  那年冬天,回荡着别离的笙箫

  ——断指之痛

  

  

[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白癜风在唇部能不能彻底治好bingyinfenxi/19345.shtml]偏方治白癜风怎么样?[/url]    

    

    

  大概是在一个月前,才记起有这么一张搁了整整五年的光盘。那是我退伍的时候带回来的,里面是一些退伍前夕搞野外活动时的留影。那时可能是退伍老兵们人手一张吧,里面也没有几个我的镜头。那时因为身边没有电脑,就那么一直搁着、一直尘封着。直到那一天,是哥哥拷下来发给了我,我才如获至宝般地得回和保存起这些相片。翻看着这些老相片,原本模糊的许多回忆又清晰起来,那些埋藏许久的细节又如现眼前,在静谧的心湖再一次泛起涟漪。转而慨叹光阴流逝之快,弹指间几度春秋,不禁怅惘不已!

  那是2003年的冬天,天空似乎总是灰暗而低沉。对面营部的广播中不停播放着的送别老兵的军营歌谣,以及黄昏时此起彼伏的苍凉号声,就那么在人们心里撩拨起阵阵愁绪。说真的,两年的部队生活太短了,我们都还没有找到作为一个兵的感觉,我们也都还没有品到作为一个老兵的滋味。我们刚刚还很傻、很拘谨,而此刻,我们就要告别这个让我们都热血沸腾的地方,我们就要分别了,我的战友。你会记得一同生活过、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并永远怀念这一段情谊吗,我的兄弟?

  临走前一天的饯行,场面是很混乱的。嘈杂的喊声,清脆的碰杯声,酒瓶子打碎了,有人在地上吐了,我们都喝醉了……最后一次点名,兄弟们最后一次声嘶力竭地应着“到”。解散后,不少人脸上都挂满了热泪,彼此用力的拥抱在一起。跟我们一同退伍的班长则拥着我,在我的耳喃喃地说:“我对不起你,班长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要那样对我说,他是为了什么抱憾吗?我只是在他肩膀上洒下一了串滚烫的泪水……

  那天晚上也是最后一个晚上,老兵们都出去了,似乎都想把这些年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在这一夜里尽情地释放。我们分成了几伙人,都各自疯狂地找玩的,迪厅里、酒吧里。然后又接着喝酒。我记得我也喝了很多,要是在平时两瓶啤酒我就要倒了,奇怪的是那天晚上好象是喝水一样没多少感觉,竟然灌下了那么多啤酒。待到我们这一伙人坐上出租车往营里赶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于是大家心里都有了三分忐忑,不知道连队的干部会不会追究。

  车子在营门口停下了,下车的同时我们都发现了连长两手叉腰地站在门边,俨然一座铁塔。沉默了好一阵之后,连长开始了对我们的训话,历时约半个小时,我们全程都耷拉着头。那是我在部队里受到的最为严厉的一次训斥,也是最为难熬的半小时,在那最后的一个晚上。这兴许就是冲动的处罚吧,太过任性和放纵总是不大好的。

  登上了开赴家乡的专列,望着窗外送别的人群,我在心里说:“别了……”同时满怀的茫然,只是不自禁地把明天憧憬成一个绮丽的梦。

    

    

    

    

  

   

  联系方式:(Email)cwy841028@yahoo.cn|(电话)13422928999|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